小草影视下载

“晓婷她妈,这是说的什么话?医生说了,手术都已经给做好了,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好好养伤就可心了,知道吗?”孙父强压下心里的悲伤,看着老伴不停的安慰道。

孙母无力的摇了下头:“唉……我自己的情况……我怎么清楚……晓婷的弟弟还在上大学……老头子,得好好让他上……千万别让他荒废了……学业,知道吗?”孙母说的有些气喘,每说一句话都是钻心刺骨的疼痛。

“不许胡说……一定会好起来的!刚才那个医生说了,的手术做的很成功!不要太担心的身体,会好起来的!对了,老伴儿,今天去小区门口是不是见什么人了?交警交给了我五万块钱,说是带着的?那五万块钱到底是怎么回事?”怕她又会难过,孙父岔开了话题。

孙母看着天花板微微想了想,半晌之后终于想起自己是去见了邵家的佣人小晶,那五万块钱是小晶还给她的,然后小晶就坐上出租车离开了。

“咳咳……咳咳……”一想到小晶那个丫头就这么离开了,孙母的心里一阵急火攻心,忍不住的一阵猛咳起来,孙父吓的立即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起身想去找医生,被孙母又喊住了:“我没事……回来……”

看她渐渐止住了咳嗽,孙父又重新坐好看着她。

“那五万块钱,是以前晓婷的一个朋友借她的,今天还回来,所以我这才去了小区的门口,谁想到……”孙母边说边叹了一口气,连她自己都没想以会发生这样的事。

“哦……那就好,好好休息吧,钱我已经收好了,不要太担心……”孙父连声安慰她。

“把钱用晓婷的名字存好,以后她从里面出来肯定还会要用的……”

“好……我知道了,我用她的名字把钱存好……”孙父不敢对她说反对的话。

“还有……这家医院里有个医生叫……梁亚茹……她在妇产科,能不能把她找来让她见见我,我有重要的话想跟她说……”身体里的痛一股又一股的传过来,孙母不想耽误时间,看着老伴催促道。

“先养好身体,等……”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咳咳……”孙母听他的话再次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孙父紧张的脸色一变,立即站起来道:“好好!等着!我马上就去找她!”害怕妻子的身体出问题,孙父吓的连忙点头,可是想想又看着妻子道:“既然是妇产科,那肯定不会让我进去见她的!再说了,她也不认识我呀!”

“就说……是孙晓婷的父亲……有些话想跟她说,如果她不来……一定会后悔的……”

“好好好!别着急!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今天梁亚茹自从上班后,左眼皮就一直在不停的跳来跳去,扰的她一直静不下心来,好不容易捱到下午三点的时候,眼皮突然就不跳了,终于恢复了正常,梁亚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其实自从前段时间邵家齐突然发病住院开始到现在,她过的也不好。晚上总是会不停的做恶梦,梦到邵家齐突然离开人世,然后回来向自己索命。每一次在暗夜里被惊醒,她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前几天听说邵家齐终于出院了,她的精神才好了一些。

今天晚上说好要去相亲的,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三点多了,想想自己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她的心里轻松了很多。正准备让另一个孕妇进来的时候,房门被门外喊号的小护士推开了。

“小玲,有事?”

“亚茹姐,外面有个老头说非要见!”

梁亚茹的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手一扬:“我不认识什么老头,把他哄走就行了!”

“他说什么也不肯走!他还让我告诉,他说他是孙晓婷的父亲,有些话想对说,要是不肯见她,肯定会后悔的……”

听着孙晓婷这个名字,梁亚茹的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但是小玲在这里,她还是保持着一点平静的站起来:“知道了,去忙吧,他是我朋友的父亲,我去看看他……”边说边戴上口罩走出了自己的诊室。

按照小玲说的位置和穿着,梁亚茹很快就看到了孙父,正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她手抄在白大褂里,向着孙父走了过去。

“您是于叔叔是吗?”梁亚茹走到孙父面前低声问。

“对对对!就是我!”

“您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晓婷的母亲今天出了车祸,现在刚刚做完手术,正在楼上的病房里,她说想见一面,想跟说一些话,如果不去的话……”

不等孙父说完,梁亚茹就转身向旁边的楼道走去:“走吧!”她心知肚明,所以不需要他说的更清楚就明白了。

孙父带着梁亚茹去了老伴儿的房间,走进去之后,孙母先把孙父支开,看着他走出了病房,再轻掩上房间的门,这才放心的看向梁亚茹。

“阿姨找我有事吗?”梁亚茹看着病床上的孙母,微微皱了下眉,片刻之后在她的病床边坐了下来。

“阿姨的情况不是很好……我跟开门见山……”

“好!阿姨有什么话尽管说!”梁亚茹倒是没拒绝,毕竟她做的事眼前这个孙母是一清二楚的。

“邵正飞父亲的事,晓婷到现在也没把供出来……我现在身体不行了……得帮我做一件事……”

“阿姨请说……”

“过来一点儿……”孙母示意她离自己近一些。

梁亚茹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了孙母的嘴边,听完她对自己说的话,这才坐直了身体,看着病床上的孙母,神情有些犹豫……

“我知道自己这一次……很可能闯不过去了……这件事一定要帮晓婷的忙……咳咳……”孙母说完再次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那……如果我不帮呢?”梁亚茹最不喜欢别人要挟自己,看着床上的孙母冷声反问。

“咳咳……邵家齐的事,那就……等着进监狱吧……”孙母觉得自己反正也是快死的人了,强忍着身体的疼痛,看着梁亚茹咬牙道。

梁亚茹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后站起来:“好吧……这件事我会做的……您好好休息吧,现在身体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这种事,我先走了……”说完不等孙母再开口,冷脸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离开了。

“……”孙母看着梁亚茹的背影,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咳到最后时,孙母只感觉喉咙里漾起一股冲天的血腥味……

孙父一直等在门外的走廊上,房门一打开,他就担心的立即走了过来!

“叔叔,阿姨已经跟我说完了,她的身体不太好,一定要好好照顾她,我走了……”梁亚茹说完冲孙父微微一点头,接着离开了。

孙父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就听着病房里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他连忙推门快速的走了进去,看着妻子还不停的猛咳,他快步走到床边,看着老伴的口里溢出一大口鲜血,他顿时的魂飞魄散的大喊:“医生——!”

医生来的很快,孙母不一会儿便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那盏灯又亮了起来,孙父的心又揪到了一起!

这次的手术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看着医生走出来,孙父立即松了一口气的走过去:“医生,我老伴怎么样了?”

对方摇了摇头,看着孙父无奈的回答:“很抱歉!这次我们已经尽力了!之前的大出血明明已经止住了,但是这一次不知怎么回事,原来的伤口出血更厉害了,根本就止不住!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医生说完看着孙父抱歉的点了下头,接着越过他的身体快速的离开了。

孙父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手扶着墙面刚站好,就看到老伴儿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身上盖着一块白布!他踉跄着脚步走上前,苍老的大手掀开老伴脸上的白布,忍不住老泪纵横:“老伴……怎么就这么走了呢?怎么忍心抛下我呀……”孙父看着眼前的妻子,依然像是睡着了一样的躺着,他再也控制不住的放声痛哭起来。

孙母最终被推去了太平间,孙父颓丧的倒在地上,哭的泪流满面。不知哭了多久,他才从地上站起来,颤巍巍的扶着墙壁上的扶手下了楼,再出了医院的门诊大厅,失魂落魄的向着医院的大门口走去……

想想自己的女儿还在监狱里,想想还在上大学的儿子,再想想以后的生活,他突然有一种想跟着老伴一起离开人世的念头。看着大门外的马路,他跌跌撞撞的想要走过去,可是刚抬脚走了两步,就又停在了原地。一直沉浸在老伴去世的悲痛中,他竟然忘了一件事,为什么自己叫来的那个女人进去没多久,妻子就吐血死了?是不是她对自己的妻子做了什么?

这个念头一起,他又快速地转回身,去了梁亚茹的办公室!

about author

admin

11821863@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