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老款软件

.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晚,九点。

一台奥迪Q7的车灯划破黑暗,正沿着漆黑的辅路,向一处无名海岸线的方向高速疾驰。

车内。

杨东翻找了一下电话本,拨通了李静波的号码。

……

另外一边,李静波和顾北明开车离开了海泽大厦附近之后,两个人费劲巴力的把车拐到了海边,卸下方向盘以后,两人被铐在一起的手拎着方向盘,躲到了海边一处无人的礁石下面,准备把手铐整开。

“小波,把拳头攥起来,别被我砸到手。”顾北明说话间,举着一块锋利的石头,对着两人手腕之间的手铐,奋力砸了下去。

“当!”

一声铮鸣,石头与锰钢材质的手铐接触后,溅起了一串火星子。

“哎呀我艹,这也不行啊。”顾北明一石头砸下去,看见只是留下了一道划痕的手铐,舔着嘴唇嘀咕了一句。

“他妈是不是傻,我让砸方向盘,砸手铐干什么玩应!”李静波被顾北明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有些无语的接过了石头:“先把方向盘干碎,然后咱们俩找个铸件厂或者五金店,用液压钳把手铐弄开,否则中间挂着一个方向盘,太扎眼了。”

出国美女 超清纯街拍鸽子围绕

“那早说啊,我还寻思着如果实在不行,就直接把我手干断得了呢!”顾北明眨着眼睛,像个虎逼似的回应了一句。

“铃铃铃!”

随着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正举着石头要砸方向盘的李静波被吓的一激灵,等他低头看清来电显示上面的内容以后,脸色更加纠结。

“这时候,东哥咋给咱们打电话了呢?”顾北明听见铃声,也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他是不是知道咱们来海泽大厦的事了?”

“废话,占武干死郝麻子的时候,东哥也在现场,他又不瞎,能看不见吗!”李静波犹豫数秒后,才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喂,东哥?”

“在哪呢?”杨东听见李静波的声音,声音严厉的问了一句。

“那个,我挺好的。”李静波一时语塞。

“今天动手之前,为什么没跟我打招呼?”杨东见李静波答非所问,再次追问了一句。

“东哥,是三合公司的领头人,即使公司有难,那个牺牲的人也不该是,我既然也是三合公司的一员,那么有些事即使不说,我也必须去办。”李静波见自己无法避开杨东的问询,很坦白的回应道。

“幼稚!难道认为们除掉了郝麻子,三合公司跟民渔协会的矛盾就可以被解决掉吗?”杨东听见李静波的回答,忽然感觉到了柴华南面对自己时的那种心境,语气略显无奈的继续问道:“黄占武动手的时候,在哪?”

“我和北明被占武骗了,他用手铐把我们俩锁在了车里,自己下车动的手。”

“去跨海大桥的桥下等我,没有我的电话,哪都不能去。”杨东扔下一句话,随后就准备挂断电话。

“哎,东哥!”李静波见杨东要挂电话,语速很快的开口插了一句,见电话里没有忙音传来,才继续开口道:“把占武带走的那些人,是不是认识啊?”

“不该问的别问。”杨东冷声回应。

“我能见占武一面吗?”李静波听完杨东的回答,心下轻松了不少。

“不能。”

“嘟…嘟……”

杨东语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呼!”

李静波听完杨东的回答,微微松了口气,掏出了口袋里的烟盒。

“哎,小波,刚才跟东哥说什么了?”顾北明听见李静波对话的内容,吸了下大鼻涕:“占武是被东哥带走的?”

“不是。”李静波微微摇头:“但是东哥应该认识那伙人。”

“这么说的话,占武是不是还有回来的希望?”顾北明闻言,眼神明亮的追问了一句。

“肯定没戏。”李静波用手挡住海风,把烟点燃以后,微微摇头:“今天占武对郝麻子动手,已经被古保民和他的保镖看见了,而且他也在海泽大厦的监控里露脸了,如果他留下,东哥根本保不住他,也会给公司带来更大的麻烦。”

“那东哥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把占武灭口啊?”顾北明听见这话,顿时紧张了起来。

“操,他妈想到哪去了。”李静波听完顾北明的回答,斜眼骂了一句,随即补充道:“东哥今天晚上,肯定会想办法把占武送走,不过送到哪去就不好说了,放心吧,等占武稳定下来,肯定会联系咱们的。”

“小武这个傻逼,明明是三个人的活,他非得单干,妈的!”

“别磨叽了,抓紧砸方向盘吧!”

……

奥迪Q7车内。

“李静波怎么说,他承认了吗?”罗汉见杨东挂断电话,开口问了一句。

“今天晚上,小波要动郝麻子,但是中间出了点变故,黄占武把他和顾北明铐在了车里,自己动手了。”杨东脸色阴沉的回应了一句:“小波这么做,应该是听到了咱们下午谈话的内容,所以想保住咱们,而黄占武这么做,则是为了保住李静波。”

“李静波这小子可以啊,还挺有良心的。”罗汉听完杨东的话,略显意外的夸赞了一句。

“有良心,但是办了错事。”杨东抬起胳膊搓了搓脸:“我如果想收拾郝麻子,根本就没必要当着古保民的面去做这件事,这几个孩子的思维太简单了。”

“这话说的,就好像比他们强到哪去了一样。”正在开车的雷钢听见这话,不禁哑然失笑:“如果没有这个小崽子横插了一杠子进来,现在跑路的人就该是们了。”

“可是我除掉古保民之后,最起码没有了后患,而他们动了郝麻子,这件事不就变得更复杂了吗。”杨东听完雷钢的话,微微撇嘴:“其实动手之前,我也知道这么做是下策,可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呵呵,的思路没错,既然解决不了麻烦,就解决制造麻烦的的人。”雷钢听完杨东的话,也跟着微微一笑:“可是按照今天那种状况,身上如果真背了人命,以后肯定得走亡命徒的路线,那条路上的人,没有几个能善终的,柴哥也是不愿意看见走偏了,所以才拉了一把,毕竟救过小雨的命。”

“嗯,我明白。”杨东听完雷钢的话,没再多说,而是话锋一转:“钢哥,之前柴哥说让我去找一个人,是什么人?”

“赖大泽,一个雪糕厂的工人。”雷钢轻声回应道。

“工人?”杨东闻言,不解的看着雷钢的背影:“之前柴哥不是说,这个人能够调和我跟古保民之间的矛盾吗,可是他这个身份,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赖大泽此人没什么出息,但他是杭毅龙的小舅子。”

“杭毅龙?”杨东听见这个名字,仍旧感觉很是陌生,虽然他们之前跟杭毅龙动过手,但是那件事因为被林宝堂压了下来,所以双方并没有什么后续的往来。

“最近一段时间,杭毅龙名下多了一个空壳公司,而且手里还签下了几处私人海域的承包合同,不过以他的实力,是根本撑不起来这么大一个摊子的,而这个杭毅龙,在古保民刚起步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了,属于嫡系中的嫡系。”雷钢言简意赅的介绍道。

“我懂了。”杨东听完雷钢的话,心中通透了些许:“即使这个杭毅龙真的是古保民立在外面的一个傀儡,可是这一切,又跟赖大泽有什么关系呢?”

“杭毅龙是在几个月前退出的民渔协会,单独支起了名下的这家皮包公司,巧合的是,他在退出民渔协会之后,妻子和孩子就都从原来的家里搬走了,至今不知去向,不过当天去接杭毅龙老婆孩子离开的,就是他的小舅子赖大泽。”雷钢停顿了一下:“昨天晚上,我本来是找好了人,打算在之前动手除掉古保民的,可是谁知道们那边的黄占武忽然冲出来搅了局,后来我的人为了把黄占武带出来,双方发生了枪战,而杭毅龙这个倒霉催的,在混乱中被一枪定在海泽大厦门口了。”

“嗯,要是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杨东听完雷钢的话,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去,同时也开始琢磨着,这个赖大泽能够对自己这边产生什么有用的价值。

……

十数分钟以后,雷钢的奥迪Q7停在了一个渔村外围,随后带着杨东和罗汉步行穿过了一段蜿蜒的小路,最终在沿岸出海口附近,一个用破烂木板搭建的简易木板屋内,见到了黄占武。

夜幕下的海岸线边缘,四处漏风的小木屋内,一盏昏黄的白炽灯吊在头顶,黄占武和两个陌生男子坐在木屋里,正低头啃着一包方便面,他身上的羽绒服,还沾染着郝麻子的血液,只是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环境中,已经微微结上了一层冰茬。

“咣当!”

房门敞开口,黄占武看着迈步进门的杨东,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东哥,来了!”

“嗯,伤没事吧。”杨东看着黄占武脸颊上明显的一抹淤青,点头问道。

“没事,小伤。”黄占武说话间,拿起地上的暖壶,往桌上的瓷碗里面倒了点水:“东哥、汉哥,们喝水。”

“那三个枪手呢?”趁着杨东跟黄占武对话的空当,雷钢也向另外两名青年问了一句。

“走了,他们把人送到这里之后,直接就上船了。”青年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之前让我们准备的东西,他们也带走了。”

“行,我给们俩带了夜宵,走,咱们出去说。”话音落,雷钢带着两名青年离开了房间,给杨东和黄占武留下了谈话的空间。

“其实今天晚上的事,完没必要动手。”杨东看着站在桌边的黄占武,坐在房间里的破床上点燃了一支烟。

“我知道。”黄占武没有避讳的点了下头:“可是小波执意要动手,我没办法看着他犯险,既然拦不住他,那就只能抢在他之前把事办了。”

“接下来该怎么走,想清楚了吗?”杨东听完黄占武的话,吐出了一口跟哈气混合的烟雾:“如果要自首的话,我没办法保证的刑期,但是绝对能保不死。”

“东哥,今天动手之前,我已经想过跑路的事了。”黄占武没等杨东把话说完,便开口将其打断:“我今天对郝麻子动手,与三合公司无关,只是因为我跟李静波是兄弟,所以没有必要为了我去浪费资源,放心,以后我即使真的被捕了,也不会把脏水沾到们身上。”

“不管今天晚上的事是为谁办的,但是三合公司毕竟是最终的受益者,而且小波也是三合公司的人,所以这件事,我不能装作看不见。”杨东此刻并没有责怪黄占武私自动手袭杀郝麻子的事,抿了下嘴唇之后,捏了捏鼻梁:“真想走啊?”

“对,想走!”黄占武点头应和:“我爸是个劳改犯,无期徒刑,从我妈坐月子的时候他就进去了,直到现在我也没见过他,我不想让自己活成他那样。”

“准备去哪?”杨东看见黄占武的眼神,也没再继续规劝。

“不知道。”黄占武洒脱一笑:“世界那么大,到处转转。”

“行。”杨东听完黄占武的回答, 在衣怀里掏出了一摞现金,放在了屋里的桌子上:“这有五万块钱,等到了外地以后,如果钱花没了,想办法联系我。”

“这些钱,够了。”黄占武看着桌上的钱,也没矫情,话锋一转:“东哥,有句话本不该我说,但我怕今天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嗯,说。”

“我今天办事,是为了小波,但小波办事,是为了。”黄占武犹豫了片刻后,抿了下嘴唇:“对他好点。”

“好。”

……

十分钟后,黄占武走出木屋,迈步踏上了一条摇橹船,猫腰钻进了船舱里,随着船家推动双桨,这一叶扁舟,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缓缓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Ps:本章四千字,感谢‘上流痞子’的倾情打赏,痞老板威武。

about author

admin

11821863@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