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直播夜间福利

这,这TM貌似就有点尴尬呢?

你老人家扛走了十吨肉,我这吃个十斤八斤的,没毛病吧?

我心虚个什么劲儿啊?

“咳咳,”林愁放下端着红扒鳄掌走到外面,“刚要叫你回来吃下一道菜,唔,我就是…替你尝尝味道。”

“嗷呜?”

林愁受了多大委屈似得,

“偷吃?我会偷吃你的东西?开玩笑!你居然怀疑你的饲养员?唉,饲养员叔叔很伤心,这菜,我给山爷送去吧还是,说不定能卖上几百万流通点….”

“嗷呜!嗷呜…”

滚滚急切的拦住林愁,面团一样匍匐在地上,一张大脸几乎比他还高,用双掌小心翼翼的拢住林愁。

这,这是….

传说中根本无法破解的抱腿大术吗——只是,滚滚你有整整十米高啊喂!

一点都不萌!一点点都没有杀伤力!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给给给!”

林愁把鳄掌盘子推到滚滚脸前。

滚滚犹豫了一下,居然又推了回来。

“嗷呜!”

“让我吃?真的假的?”

“嗷呜。”

林愁泪流满面,熊,都这么无私吗?

为什么感觉好愧疚…

林愁也就挑了几筷子的工夫,滚滚的口水几乎就能把他直接冲走了,感动和愧疚瞬间不翼而飞。

给你给你都给你!

“吃吧吃吧。”

“等一…!”

“咔嚓。”

盘子,卒。

滚滚大人心满意足,美滋滋的的舔着肥厚的熊掌走了。

林愁努力控制着呼吸,心中忍不住念叨,左亚右玉左亚右玉….

MD老子辛辛苦苦守了五六个小时就捞着几筷子脚皮吃,图啥,图啥啊?!

呸呸呸…什么脚皮,鳄掌!鳄掌!!

“老板,一份猪血汤,一份暴牙狼刺身。”

这声音是?

“冷姑…冷涵你怎么出来了??”

冷涵很罕见的没有穿守备军的制服,而是穿着一身棱角分明的挂甲。

所谓挂甲,就是用异兽骨骼筋络通过特殊的工艺与合金编制的轻甲,与身铠甲相比更加轻盈,只在致命部位额外附加甲胄,价值不菲。

“出任务。”

“什么任务?”

“保密。”

“…”

想在身边找一个会聊天的人,真的好难。

林愁给冷涵上菜的工夫,冷涵掏出一个本子,一板一眼的读道,

“林愁,请你仔细思考,认真回答守备军和科研院的联合问询。”

“???”

有必要这么官方吗?

冷涵低着头,躲避林愁的视线,“据悉血尸主体不敌后由你所饲养的宠物黑牙蠕蜥协助逃跑,是否确有其事?”

林愁皱皱眉,看向冷涵,

“这是审问吗?”

冷涵的脸半掩在本子后,“请回答问题。”

“是。”

“血尸主体逃跑后,你与血尸主体先后离开,请问是否确有其事?”

“是。”

“请问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找回了小秋,毛球和毛牛。”

“怎样找回?”

“…”

“血尸主体的行踪你是否知晓?”

“知道。”

“在哪?”

“死了。”

冷涵站了起来,“死了?怎么死的?”

“被滚滚吃了。”

“时间呢?”

“三天前。”

冷涵微微瞥了一眼林愁,“血尸主体是否有其它同类?”

“没有。”

林愁声调拔高,“问完了吗?”

冷涵磨磨蹭蹭的恩了一声,低着头从发间缝隙露出半只大眼睛看着他,“完了。”

“那我忙去了。”

冷涵一急,“别….”

“什么事?”

冷涵从胸前摘下一个小巧的徽章,放在桌面,上面寥寥几笔,勾勒着荆棘和星光。

“哟,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冷少将。”

冷涵将徽章的正面对准自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还有什么要问的?”

这是在干啥?

“滴滴。”

徽章上红光闪了两下。

“砰。”

冷涵的雪白小手将徽章碾成碎渣,冒出一股青烟和火花。

明光基地市,科研院。

“吱咯….撕拉!”

合金打造灯火通明的极具未来科技气息的房间中,数个军方大佬和科研院的老教授同时像被电击一样哆嗦起来,呲牙咧嘴的丢掉耳麦,嘈杂的电流尖叫这才从耳边消失,几人顿时松了口气,相视苦笑。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科研员对着变成一片雪花的屏幕,眼泪鼻涕一起喷了出来,

“院长….我的荆棘一号….完了….我用了整整两年才做出来这么一个实时监控设备,啊!!!”

胡子一大把的老院长冷哼一声,“你们守备军的狗屁度量!小刘荆棘一号的损失,由你们负责!”

小刘眼泪巴拉的盯着几个肩膀上扛着星章的将军,咧着嘴,大有一言不合就上去抹鼻涕的嫌疑。

“咳咳,我们赔,你这小玩意,我们守备军赔了。”

小刘一抹鼻涕,拿出一张纸,“这是我用过的材料清单。”

一个将军瞄了一眼,咆哮道,“这TM的是抢劫!”

老院长笑得很是和蔼,“我看看我看看,唔…超密度合金络膜、四阶源晶溶液、三阶软晶£提取物…确实用到了这些。”

“谁TM看得懂这小抢劫犯写的是什么,往下看!四千七百万流通点?当我们守备军都是傻子?”

小刘拿出一个计算器跃跃欲试,老院长一挥手,“你给不给??”

“老家伙…你TM…”

另一个军方上将赶紧拦住,“老叶,老叶算了…”

“哼!”

叶将军突然哼哼一声,不怀好意的说,

“几千万流通点算什么,一群老傻哔,你们科研院这次,彻底把母…冷涵得罪死了!等着她回基地市把你们的胡子薅下来烧着玩吧……老柳,不然我们打个赌,看你科研院这几斤破铜烂铁,冷涵用几天能把它拆完?我赌三天!”

老院长一个哆嗦,“这………这小子和冷涵到底什么关系?”

一帮军方大佬贼兮兮的笑了起来,“活了九十多年的老光棍,果然是有道理的啊…苍天有眼啊!”

“哈哈哈哈。”

(感谢书友铁马金戈气吞万里如虎500起点币、1006狼孩500起点币、Mix丶蛋100起点币、冯逸飞一百起点币打赏,多谢。)

about author

admin

11821863@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