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樱桃小视频在线观看入口

医学中心。

餐厅。

亚当的耿直,让一对塑料姐妹彼此闻到了塑料味。

场面一时有些安静下来。

众人都各自低头用餐。

亚当嘴角扯了扯,暗叹自己或许不该这么耿直。

看破不说破,才是好朋友。

噗!

这时,娘炮小胖子乔治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在这种尴尬的安静中发出的声响格外刺耳。

“乔治,怎么了?”

凶残利兹第一个表达关切。

“托尼死了。”

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

乔治红着眼圈,失魂落魄的说道:“伯克医生让我去通知格洛丽亚这个消息,格洛丽亚根本不听我的安慰,直接让我走,那种眼神……”

说道这里,感性的娘炮小胖子都有些哽咽了。

“记住这次的教训吧。”

亚当叹息道:“这就是过多的和病人进行感情上的联系,并且违反常识的给她们希望造成的后果。”

短短两天时间不到,娘炮小胖子已经开始亲昵的称呼起病人和其妻子的名字,并且因为她不放心,开口保证,一副彼此是好朋友的架势,这明显过线了。

如果都像他这样把病人当朋友,那医生这个职业估计早就消失了。

毕竟人类无法忍受连续不断的死亡打击。

而医院里生老病死却是每天都在上演。

太感性的人,是坚持不下去的。

想到这里,亚当怜悯的看了娘炮小胖子一眼。

刚进医院不到两天,先是得罪主治医生,然后又遇上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运气,亚当严重不看好他能走下去。

“病人家属只是让你走开,没有要告你的意思吧?”

克里斯蒂娜问道。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她,乔治的目光格外悲愤。

“怎么了?”

克里斯蒂娜歪头道:“这种情况,如果遇上素质不好的病人家属,你觉得他们不会起诉你?毕竟是你的保证才让他们定决心做手术的。”

“乔治已经这样了,你太冷血了。”

凶残利兹圣母光环闪闪发光。

“克里斯蒂娜的关注点不算错。”

亚当忍不住反驳道:“相比于伤感,我也觉得乔治应该关注更现实的问题,不然到时候有的是伤感了。”

“乔治?”

梅雷迪斯也关切的看向娘炮小胖子。

“应该不会吧。”

乔治被说的也开始担心起来,一时间压过了伤感。

病人托尼的意外去世,还是比不上他的医生生涯的。

毕竟一个才短短不到两天,另外一个则花费了漫长的8年时间。

“祈祷吧。”

亚当摇头道:“这种事情看天意。”

别看病人家属只是让乔治走开,没有追究的意思,但这只是现在不追究。

人的想法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回去之后,被人一说,指不定就变了主意。

好心办坏事,带来恶果,在刚刚出道还没有成长为老油条的实习医生群体中,是很常见的。

这也是入职第一天,医院派秃顶法律顾问反复强调一些常见注意事项的原因。

可惜,年轻人意气风发,很多时候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撞南墙不回头。

而很多时候,撞一次就能撞死人。

众人情绪都有些不好,乔治的遭遇让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感同身受。

医生本该救死扶伤,但在这过程中,有太多陷阱了,不仅要和死亡做斗争,也要和人性中的魔鬼做斗争。

乔治这种低级错误,他们或许不会犯,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不会遇上这条坎。

亚当同样如此。

唯一庆幸的是他是亿万富翁,财富还在不断快速增长,在这个金钱为王的国度,自保能力远超其他医生罢了。

没滋没味的用过夜宵后,众人离开餐厅,开始第一轮48小时班的最后坚持时段。

护士站。

“他依然呼吸急促,看过动脉血气分析或胸片吗?”

外科主任理查德查房,发现了阿历克斯管理的那个病人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让护士把阿历克斯呼了过来。

“是的,我看过了。”

阿历克斯哪怕心中慌如狗,但面上却是邪魅的一笑,很自信的那种。

“有什么结论?”

外科主任追问道。

“我昨晚负责很多病人……”

阿历克斯笑容一滞。

半桶水乱晃的他,有个锤子的结论。

“说出术后发热的常见原因。”

外科主任脸色更黑了:“别翻书,用脑子想,这些本来就该牢牢记在脑子里。”

在医院混了一辈子的他,一眼就看穿了阿历克斯这种人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见对方还敢找借口,索性不给对方留一点面子,直接扬声说道。

“有人能说出术后发热的常见原因吗?”

在场的实习医生有些下意识的开始翻起小本本。

“肺炎、尿道炎……”

亚当和克里斯蒂娜异口同声的叫道。

两人对视一眼,亚当笑了笑,示意克里斯蒂娜说。

第一轮值班他已经秀过头了,还是留点表现机会给同事吧。

一来,克里斯蒂娜勉强算是朋友。

二来,这又不是手术。

“肺炎、尿道炎、伤口感染、血栓、药理作用,五个w!”

克里斯蒂娜刚想继续,梅雷迪斯那独特的嗓音已经响起:“最大可能是肺隔膜炎或炎症,一般会被判定为炎症,特别是在没有时间做检测的时候。”

阿历克斯脸色难看。

他不知道,别人看起来知道,众目睽睽之下,他嘴角什么都不在乎的痞笑再也保持不住。

亚当和被阿历克斯训斥的老护士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在医院中,大部分时间,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一个事件,就能暴露所有,一目了然,想藏也藏不了。

至于大家都知道他不行之后凭借关系能继续留在医院混日子,那是另外一回事……

“那你认为4-b病床的病人是哪种情况?”

外科主任一见是好朋友的女儿,立刻就有了给她扬名的念头,追问道。

“第四个w,血栓!”

梅雷迪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基本功还算扎实:“她很可能是肺动脉栓塞。”

“通过什么可以确诊?”

外科主任眼中浮现一丝笑意。

梅雷迪斯一顿,正在组织语言,克里斯蒂娜的声音已经响起。

“螺旋ct,肺通气扫描,耗氧量,肝磷脂的用量,以及下腔静脉滤结果。”

“啧啧。”

亚当心中啧啧称奇,眼神在两姐妹身上来回扫视,塑料味太冲鼻子了。

外科主任嘴角一抽,看了面无表情的克里斯蒂娜一眼,扭头对着脸色难看的阿历克斯吩咐道:“按照她说的去做检查,然后告诉带你的住院医,这个病人不用你管了,我说的!”

说完,走到梅雷迪斯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你妈妈的影子,欢迎来到竞赛场。”

外科主任走后。

“欢迎来到竞赛场。”

克里斯蒂娜冷冷丢下一句话也走了。

亚当对着神色复杂的梅雷迪斯笑道:“欢迎来到竞赛场。”

about author

admin

11821863@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