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appios

咻……咻……

一股极其浓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军舰上大吃特吃中的罗恩抬头朝窗外望去,默默皱紧了眉毛。

“那只鸟……好眼熟!”

随着烬发动绝招,烈焰凭空浮现,随后陡然丛生蔓延!

一条条火焰小蛇像是有生命一般围绕着剑身盘旋,与空气摩擦发出“嘶嘶”的呼啸声。

又像是一朵红色的星云,不断汇聚增长。

只是一个呼吸,空艇中的海军士兵就发现自己无法再控制空艇转向了,火焰形成一条旋风长龙,将他们部束缚在原地。

哗啦!

浩浩荡荡遮蔽天空的赤红烈焰形成一盘直径超千米的巨大螺旋星云,空艇那坚硬的外壳没能在火焰中坚持一分一秒,随着星云转动,一点一点,被搅为齑粉!

嘭!

没有惨叫、没有爆炸……随着星云散开,天空中遍布的空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嘶……这是什么力量?”

美女带来的清新的风景线

罗恩看的目瞪口呆。

一招覆灭空艇部队,他同样能够做到。

但让空艇部队、包括人体金属在内的一切直接在烈焰中蒸发,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响雷果实的破坏是由点及面,罗恩动手空艇部队会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爆炸,绝不会出现这种被“抹消”的画面。

“那火焰温度有点吓人啊!”

默默皱眉,罗恩加快了手上动作。

一块块营养丰富的食物被他塞进肚子,不需要生命归还控制肠胃蠕动加快吸收,自愈能力的自噬性瞬间就将食物消化,通过血管运输身,补充身体所需。

“必须尽快恢复体力才行!”

天空上,烬一招毁灭掉给百兽海贼团带去极大压力的空艇部队,让己方士气高涨!

“杀!!”

“开炮!!炸死他们!!”

百兽海贼团的海贼们嗜血的笑着,朝海军阵地杀了过去。早有准备的海军则调转炮台,朝他们毫不留情的灌以最大火力。

一时间,绞杀阵中到处都是惨叫与哀嚎,有海贼的,也有海军的。

不过到底还是海贼的。

在鹤早有准备之后,百兽海贼团每一次有凿穿战阵的意图,都要付出数百条人命,然后被无情击退。

鼯鼠、鬼蜘蛛、火烧山等本部中将早就等候多时,激进者直接冲到对方船上,开始大肆破坏。

啾!!

这时,清脆鸣啼伴随滚滚烈焰从高空降落,正在厮杀中的鼯鼠双目一凝,果断放弃攻击,脚踏月步瞬身抽离。

嘭……轰隆!!

一艘海贼船直接在烬的火焰下爆裂开来,飞舞四溅的木屑铁皮像炮弹一般乱飞,鼯鼠站在军舰桅杆上偏了偏头,脸上传来一抹刺痛。

“‘炎灾’烬……吗?”

“原来是鼯鼠啊!”

烬此刻除了四肢以外看不出人形,身上衣衫被一层赤红烈焰长风衣所替代,散发着极其可怕的高温。被烈焰笼罩的面部只剩下一双明亮的孔窍当做眼睛,嘴巴凸起如鸟喙。

“我们的船员受你照顾了!”

看着周围倒了一地的海贼们,烬冷笑,对鼯鼠举起了手中利刃。

“接下来就换我陪你玩玩!”

“哼!”

鼯鼠毫不畏惧,面对烬的挑衅,脚踏月步瞬间冲到烬身前。

锵!!

海军忌惮烬的破坏力,所以鹤让罗恩尽快恢复体力投入战斗,以免他造成己方重大伤亡。

但烬……又何尝不忌惮本部中将这群杀戮兵器?

和海贼战斗中获取所需拔苗助长不同,从筛选到加入、从军校到新兵营、从士兵到将军……一步步夯实基础走到今天的海军本部中将们几乎无弱点可言,各方面极其完美,不偏不倚。

他们是海军最中坚的战力组成,在战争中能发挥的效果极其恐怖!

海军这次虽然只出动了一半的本部中将,连巨人部队都没算上,但如果放任他们施为,这场仗就不用打了。

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有的是手段将百兽海贼团逐个击破。

所以鹤才有说出他们能争取最短十五分钟,不让烬造成更大伤亡的自信。

毕竟哪怕他们不去找烬,烬也会来找他们。

唰!唰!

这时,两道身影突兀闪现在烬身后,九把携带武装色霸气的长剑飞速劈砍,逼得烬抽身后退。

察觉到这边动静,鬼蜘蛛与火烧山先一步抵达。

“两个,三个……”

哧啦……

鼯鼠扯掉身上开始燃烧的西服和披风,与哪怕被笼罩在火焰下,表情依旧看得出狰狞的烬对视。

“不好意思,从一开始我就没准备和你单打独斗!”

对方作为百兽海贼团仅次于凯多的最强战力,鼯鼠再托大也不可能和他单挑。

能在本部中将这个位置待满三十年的人可不多,没有卡普那等实力又不是贪生怕死之徒的鼯鼠如何活到现在的?

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面对强敌,并肩子上!

指枪·犬牙旋风!

忽然,一道健壮的身影陡然从燃烧的木板后冒出,达尔梅西亚中将右手张开,道道手指有如钢铁般闪烁幽光,在狂风中翻转,裹挟锐利气劲狠狠插向烬的后心。

“四个……可恶,中计了!!”

烬这一刻脸色非常难看,三个他还有把握冲出去,但四个本部中将联手,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实力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时半会儿根本分不出胜负,更罔提击杀。就跟罗恩对杰克一样,哪怕是响雷果实想要弄死杰克也不是件容易事。

而四个本部中将量变引起的质变更是难以抹消,顿时间内足以将他困死在原地。

现在他被海军四个中将拦住,凯多被两个大将拦住,排除掉他们两个高端战力,百兽海贼团的胜算还剩下多少?

叮、叮、叮、叮……嗤!!

五根利爪狠狠印在烬的佩剑上,随后挥打出狂风暴雨一般的密集碰撞。

被达尔梅西亚一套猛攻打了个措不及防,不过烬到底技高一筹,抓住空档反手横拉,一刀切出!

达尔梅西亚瞬间低头避开斩击,拉开距离来到同伴身边,但手臂依旧被划出一道豁口。

“没事吧?”

鼯鼠皱眉看着他。

赤红火焰并没有随着刀刃离开消失,而是残留在伤口上,继续灼烧!

饶是达尔梅西亚这等体术达人,此刻也痛的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滚滚洒落。

清洗愈合!

达尔梅西亚中将刚想摇头,这时,一只皮肤发皱干瘪的手掌无视了那朵妖异的火花,直接按在他受伤的手臂上。

顿时,清凉的触觉袭来,火焰瞬间被消融,就连伤口中的焦痕都一并消失。

清澈的血液流了出来,随即就被达尔梅西亚控制肌肉收缩止血。

“鹤女士?!你怎么来了?”

鼯鼠惊讶的看着来人,眼里满是震惊。

按照计划,负责拦住烬的应该只有他们四个才对啊?

为什么鹤会出现在这?

鹤清洗掉达尔梅西亚手上的火焰后拍了拍手,老脸上满是笑意。

“计划有变,不用你们拼命了……”

鼯鼠瞬间明白过来,点点头。

“原来如此!”

他们四个的任务就是给罗恩拖延时间,甚至做好了拖延一两天直至战死的准备。而鹤要负责统筹指挥,按理来讲根本无心插手他们的战斗。

现在鹤出现给他们减轻了不少压力,计划被更改的内容一目了然。

罗恩的恢复时间,已经不成问题了!

about author

admin

11821863@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